台湾股票配资网www.jvazd.com.cn 姚振华意欲何为?

时间:2020-06-06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

2016年12月5日,保监会叫停了前海人寿万能险新业务。

  和对待南玻A的手段一样,“宝能系”在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后,就于2016年6月提请罢免包括王石、郁亮在内的万科10名董事、2名监事,全面掌控万科的意图昭然若揭。

  02

  “血洗”南玻,袭击万科,惹怒董明珠

  与深圳国资对垒落败后,姚振华并未消停,且目光所及之处均是业内龙头。

。两个月后,因编制提供虚假资料、违规运用保险资金等行为,姚振华被撤销了前海人寿董事长任职资格,并判处禁入保险业10年。

  姚振华胃口之大,在袭击南玻和万科期间,还“趁火打劫”了格力。

  南宁百货近期股价走势

  从“宝能系”现有的产业布局来看,旗下多家上市公司也都能与造车产生协同效应。面对“宝能系”的来势汹汹,南宁沛宁和南宁农工商结为一致行动人,才能保住南宁国资的控股地位。

  两大国资股东结盟的原因很明显,只为对抗姚正华对南宁百货股份的蚕食。就以恒大为例,恒大汽车板块计划总投资额约为3000亿元,仅2019年上半年就投资了140.7亿元,预计全年投资将超过200亿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一合财经。

  伴随“宝能系”的入侵,南玻A的高管团队和董事会也经历了一轮洗牌:2015年3月,副总裁丁九如被解聘;5月,副总裁张柏忠率先辞职;11月至12月,原9名董事会成员中的4名先后辞职。

  “资本大鳄”寻觅猎物的天性从未消失。截至12月24日,“宝能系”对万科的持股比例增至24.26%。从深振业(000006.SZ)、南玻A(000012.SZ)到万科(000002.SZ)、格力(000651.SZ),再到观致汽车、中炬高新、南宁百货,不变的“品味”,一贯的手法。这份报告公布了“宝能系”用于收购万科A的资金来源,姚振华利用层层杠杆、动用超过400亿资金成本购买万科A的操作一时让人叹为观止。

  如此看来台湾股票配资网www.jvazd.com.cn,姚振华“造车”也算是筹备已久了。2015年至2018年台湾股票配资网www.jvazd.com.cn,南玻A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6.25亿元、7.98亿元、8.25亿元、4.53亿元台湾股票配资网www.jvazd.com.cn,同比增幅为-28.49%、27.69%、3.47%、-45.12%。

  但王石的班底并不像南玻一样容易被操控。“宝能系”的野心昭然若揭,引发了深振业A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国资委的警觉。为保控股权,深圳国资委以及其一致行动人也迅速把对深振业的持股从22.07%提高到29%,并持续增持,与姚振华展开了长达4年的拉锯战。

  2014年6月至2014年10月,深圳市国资委一致行动人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致远投资”)合计增持公司股份2699.97万股,增持完成后,深圳市国资委及远致投资的持股占比增至34%。

  舆论甚嚣尘上中,这场斗争以深圳地铁集团的入主而告终。在此期间,万科还发布了一份《关于提请查处钜盛华及其控制的相关资管计划违法违规行为的报告》。

  市场波云诡谲中,有人叫好,有人痛骂,姚振华为何一路充满争议、动荡和是非?而姚振华本人究竟意欲何为?

  01

  钟爱国资,两度对垒计划落空

  截至12月20日,受“宝能系”豪买的影响,南宁百货在最近15个交易日里收获了10个涨停板。

  姚振华“血洗”南玻A的这场风波在当时并没有引发太大震动,因为人们的注意力几乎都被同时发生的“宝万股权之争”吸引了。2017年6月,中国恒大(03333.HK)将其持有的15.53亿股万科股份转让予深圳地铁,至此,深圳地铁持股由15.31%变为29.38%,击退“宝能系”成万科第一大股东。不禁问,现有身家又够新能源汽车烧多久呢?

  (部分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  不过,近些年姚振华一心想洗脱“野蛮人”的名声,倒也开始发力实体领域,其中最能显示其决心的就是入主观致汽车。再看近期姚振华对南宁百货的交易,12月4日以3.66元/股的价格买入2291.23万股,截至25日午盘,南宁百货股价已涨至10.59元,一个月不到浮盈约1.5亿元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  2016年11月17日至28日八个交易日内,前海人寿耗资近50亿元大手笔买入格力电器(000651,股吧)股份,持股比例从0.99%升至4.13%,由第六大股东升至第三大股东。此后,南宁沛宁及其一致行动人南宁农工商共计持有公司股份21.2%,成为控股股东,而实际控制人仍为南宁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。在高调入主中炬高新(600872,股吧)(600872.SH)之后,姚老板又掀起了南宁百货(600712,股吧)(600712.SH)的控制权之争。可即便如此,实现这个梦想也道阻且长,因为造车实在烧钱。令小股东欣喜的涨势,却令大股东坐不住了。目前,“宝能系”在深振业A已不占有股份。就拿“宝万股权之争”来说,有媒体估算,“宝能系”自2018年起多次减持万科,目前套现金额已达589亿元。但姚振华并未就此收手,仍旧继续增持万科。对于“宝能系”的大举进入,王石明确表示了不欢迎,指责宝能“信用不足、能力不够、短债长投,风险巨大”,并以“筹划股份发行”为由停牌长达6个月,对“宝能系”进行反击。在深圳国资的猛烈反击之下,“宝能系”获得深振业A控股权无望,于2014年撤离。此前,“宝能系”继2015年-2016年举牌并增持南宁百货之后,再次通过旗下南宁市富天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“南宁富天”)斥资8385.91万元拿下南宁百货2291.23万股股份,一跃成为南宁百货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18.85%。而且,姚振华前后在资本市场的种种作为,似乎都有意无意地为“造车梦”做着铺垫。类似获益,能在一定程度上补足“造车梦”的烧钱需求。而姚振华能投入多少钱呢?

  公开资料显示,姚振华入主观致后,先后在广州、杭州、昆明等拿地建生产基地,半年间规划投资高达1800亿元。

  17日晚间,南宁百货公告称,公司股东南宁沛宁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南宁沛宁”)与南宁农工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南宁农工商”)签署《一致行动人协议》,结成一致行动人。

  相似的一幕,在9年前也曾上演。但在2019年公布的最新胡润富豪榜上,姚振华身家是950亿元,位列全球富豪榜第88名,大中华区第15名。万能险业务是“宝能系”在资本市场攻城略地的关键弹药,姚振华显然受挫。

  2015年1月至7月间,前海人寿开始通过证券交易所买入万科A股股票,截至7月10日,前海人寿已耗资80亿元买入万科A约5.52亿股,占股比例约5%。

  虽然早年姚振华直奔“公司控制权”的计划有所落空,但从财务角度去衡量,姚振华一点不亏。

  顶着“野蛮人”、“中国制造的破坏者”的帽子,姚振华喊冤,他说:“我是一个知识分子,干的都是踏踏实实的事。韶能股份(000601,股吧)(000601.SZ)拥有生产汽车变速器零部件及总成的子公司,主要客户包括美国伊顿公司、比亚迪(002594,股吧)、广汽集团(601238,股吧)等。”

  从姚振华此前的手笔来看,这番自我认知并不准确,尤其看到如今“宝能系”掌控下业绩平平的南玻A,姚振华也很难为自己喊冤。

  2015年2月起,“宝能系”下前海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开始在二级市场大量买进南玻A股份,9个月后,“宝能系”持股比例就已升至25.05%。

  11月27日—12月4日,在钜盛华买入万科5.49亿股之后,“宝能系”合计持有万科A的股份已达到了20.008%,已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。以调味品为核心业务的中炬高新,其实也专业生产汽车精密锻件,还与国家高新技术绿色材料发展中心合作成立子公司,主要从事镍镉、镍氢系列电池产品,有着新能源汽车电池的核心技术;南玻A生产可用作汽车玻璃的玻璃原片,同时还生产应用在汽车方面的产品,包括汽车后视镜、汽车中控台、汽车仪表等。2017年12月,宝能集团以65亿元获得观致汽车51%控股权,正式切入新能源汽车领域。不仅收回了初期投资成本,还获得了137亿元的收益,而且现在手中还握有价值175亿元的万科股票。在此期间,前海人寿还曾意图参与南玻A的定增计划,虽然该计划最终被证监会否决,但并不影响“宝能系”已入主南玻A的事实。

  2010年6月,姚振华的“宝能系”通过钜盛华和银通投资开始在二级市场对深振业A大举建仓,短短一个月内拿下了深振业A 5%的股权,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。

  03

  姚振华一心为车?

  姚振华到底是不是“破坏者”?监管已经定论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

  其实,姚振华的“造车梦”由来已久,十年前就在深圳修建了宝能汽车大厦,入主观致不过是换了一个赛道追寻梦想。而在这之前,董明对珠海银隆的定增收购方案遭到了股东大会的否决,还失去了格力集团董事长一职,姚振华此时袭击格力无异于“再补一刀”,以致于董明珠怒斥“宝能系”是“中国制造的破坏者”。)

  END

  主要参考资料:

  1、揭秘宝能收购南玻倒下始末全过程,搜狐焦点网,2016年7月;

  2、姚振华老板回来了!实控中炬高新,宝能系 A 股持仓或达 700 亿!环球老虎财经,2019年3月;

  3、保监会昨夜紧急发文:叫停前海人寿万能险新业务,及6家公司网络保险业务,观察者网,2016年12月;

  4、万科股权之争,百科词条;

  5、姚振华:“野蛮人”与“知识分子”,砺石商业评论,2018年1月;

  6、姚振华要做观致汽车的控股股东:66.3亿元买下大部分股权,澎湃新闻,2018年10月

原标题:注意!北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仍要戴口罩

随着5G技术的普及,虚拟现实(Virtual Reality,VR)、增强现实(Augmented Reality,AR)等新技术应用于视听内容将拥有更广阔的前景。VR、AR技术的沉浸性、自主性和交互性等特质,丰富了传播形式、提升了用户体验,对传统视听内容的呈现和接收形式带来革命性的变化,但同时也存在身心健康、个人隐私、公共安全等方面的风险,且既有的规制体系难以进行有效回应。为此,规制行为、规制体系必须在明确的价值原则的引领下,结合对技术特质的准确理解,真正服务于公共利益,形成自洽、稳定的规范体系。如何既能保障VR、AR等新技术下的视听产业发展,满足人们对高品质视听内容的需要,同时能够维护隐私和数据权利等公共利益,兼顾效率与公平的价值追求,考验着决策制定者的智慧。

友情链接